這里是log

什么樣的城市才是理想城市?

  • 來源:武房網綜合
  • 話題 城市理想
  • 分享

城市是人類聚集的產物。當人們不斷涌入城市,這種空間實體便擁有了巨大的力量。但同時,與日俱增的環境和社會議題也提醒著城市規劃者、城市運營者和市民不斷思考,什么樣的城市才是理想城市?

圖片1.png

時至今日,依然很難用文字概述這個問題的答案。因此,利用日益豐富的城市數據,或許能為城市建立一套評估體系,描繪人們心目中理想城市的輪廓。

依據最新一年的170個品牌商業數據、19家互聯網公司的用戶行為數據及數據機構的城市大數據,對中國338個地級以上城市再次排名。

圖片2.png

為保證榜單的延續性與可比性,這份2018年最新的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沿用了上一年的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五大指標,并維持了原有的算法框架:一級指數的權重以新一線城市研究所專家委員會打分的方式計入,二級指數以下的數據則采用主成分分析法。

以此綜合計算得到的結果是,四個一線城市在各自的兩個梯次中調換了位置——由“北上廣深”變為“上北深廣”。15個“新一線”城市的席次也有一些改變,依次是成都、杭州、重慶、武漢、蘇州、西安、天津、南京、鄭州、長沙、沈陽、青島、寧波、東莞和無錫。

自《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發布以來,一線城市的位次三年來首次發生了變化,北京不再穩占城市榜單的第一位。在代表城市人才吸引力與創新程度的未來可塑性指數中,北京依舊排名第一,但北京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卻比去年下降了一位。

深圳的商業魅力指數在今年超越了廣州,成為榜單的第三名。除了專利數量連年居首,GDP也在2017年突破2萬億元,深圳的城市包容度以及所培育出的創新土壤,使得它持久向上的生長力在中國一線城市梯隊中更加突顯出來。

在新一線城市中,無錫經過一年的蟄伏重返新一線;重慶、蘇州、鄭州是位次連續3年上升的3個城市。而東北城市持續衰落,沈陽的排名下降了1位,大連已經跌出新一線城市名單,落到昆明之后的第21位。

越來越多城市都充分意識到,人才是城市發展的核心。今年年初,南京、杭州、成都、西安和武漢等新一線城市都相繼出臺人才新政,吸引高校學生和專業技術人員落戶。這是一場“人才爭奪戰”,更是城市發展核心要素的搶灘。

多樣開放的城市空間與創新人才是互為因果的共生關系。對所有城市來說,發展之道或許并不在于追趕當前的產業風口。集結吸引最優質的人才和資源,在新的機遇到來前做好準備,才能在適當時機最大程度地激發城市能量。在設定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指數算法時所堅持的價值觀。

商業資源集聚度

圖片3.png

借用商業社會中最為精明且謹慎的門店選址邏輯來判斷一座城市的商業環境,是我們5年前提出“新一線城市”這個概念時就認定可行的方法。現在,這套方法得到了進一步升級。

通過空間算法,我們依據商業資源的聚集程度,將城市內的商業空間分為3類:有品牌門店落位的計為最廣泛的城市區域,相對形成了商業資源集聚效應的為城市商業區,商業品牌最密集的為核心商圈。商圈大小和城市規模差異均不影響得分,在商業核心指數中,我們只考量因品牌入駐所帶來的集聚效益。

城市樞紐性

圖片4.png

若是把城市之間的關聯比喻成一張網,那么每一座城市都是網絡中的節點。強輻射力的城市向周邊城市輸送更多的商品、資源與人才,弱輻射力的城市往往處于被動接收輻射的地位。這種輸送的能力——即樞紐性,是城市重要的競爭力之一。

交通是聯通城市的物質基礎,在這個維度,我們既考慮了城市的高鐵站數量、民航可直達城市數、經過高速公路條數等城際交通基礎設施類數據,也用城市對之間通過鐵路、民航與高速公路等交通工具的城際往來矩陣分別計算了城市在交通網絡中的樞紐性。

今年的物流通達度指數在物流網點數量之外,新增了各城市收寄包裹的數據。義烏所在的地級市金華表現出色,寄出包裹數排名第二,僅次于物流發達的一線城市廣州。

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計算的是城市中各商業品牌與其所在區域內其它城市聯系度的總和。華南的廣州和深圳、西南的成都和重慶、東北的沈陽和大連商業資源分配相對“均勢”,而上海、北京、武漢和西安在各自區域內則具有絕對優勢。

(來源:網絡)

責任編輯:黃意

新聞視界政策解讀房產市場金融

剑侠情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