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是log

“我是黨員,我來干” 南湖街559名流動老黨員落地開花

  • 來源:長江日報
  • 徐丹 王愷凝
  • 話題 社區服務
  • 分享

 

1815116_cbzt02_1561305021306_b.jpg

南湖街流動老黨員參加寧松社區的黨組織生活,重溫入黨誓詞

長江日報記者金振強 攝

  

6月21日早上,雨勢剛剛轉小,82歲的錢敏玲就穿上紅馬甲,來到武昌區南湖街華錦幼兒園,和其他志愿者一起護送孩子們上學。

三個星期前,錢敏玲主動到華錦社區黨群服務中心登記,成為南湖街第559名亮明身份的流動老黨員。

社區黨委書記周林記得很清楚,“那是上月的最后一天”,老人家來的時候“穿著新衣服,佩戴著黨徽”,要求“像他們一樣做點事”。

錢敏玲家世特殊,大伯是共產黨湖北黨部早期創始人、被董必武稱為“紅色教育家”的錢亦石,姐夫是“人民音樂家”冼星海。因此,她刻意低調,2008年從新疆回家鄉定居,一直沒向社區黨組織報到。

但是看著一大批流動老黨員、也就是“他們”在街道社區越來越活躍,她坐不住了。

從文藝舞臺的明星到社區治理的主角

“讓流動的種子能夠生根開花”

68歲的蔣武海是華錦社區第一個主動亮明身份的流動老黨員。2016年,社區組建藝術團,他被選為民樂隊隊長,本來只想帶好孫子的他“突然覺得肩上又有了責任”。

現在,蔣武海已是社區藝術團團長。民族舞隊、腰鼓隊、合唱團、小樂隊……藝術團不斷壯大,功能也不再是自娛自樂。承包大大小小的社區文藝演出,自編自導自演社區春晚,以此為代表的“鄰里文化”,已成為南湖街的品牌。

南湖街是典型的老舊商品房住宅區,所轄6個社區,由9家房地產商開發。上世紀90年代起,不斷有人遷入,目前已達7萬居民。居民流入的多,黨員也流入的多,流動黨員占了街道黨員總數的近40%。如何讓黨員流動不流失、繼續發揮先鋒模范作用,成為南湖街基層黨建面臨的課題和難題。

嘗試了多種方法后,華錦社區黨委書記周林瞄準了流動老黨員,找到了“文藝先行”這條路——利用老年人回歸社會的迫切需求,先讓他們參與到社區文藝活動中來,再識別出流動黨員,繼而鼓勵他們發揮“頭雁”作用。

胡德貴就是這樣被識別出來的。愛打拳愛唱歌的他參與到社區文藝活動后,很快成為活躍分子。得知他是一名流動黨員,周林希望胡德貴發揮組織能力強的特長,將社區男同志號召起來組建一支特色志愿服務隊。3年前,“老格子”組合成立,平均年齡68歲,時年71歲的胡德貴成為隊長,16名成員,流動老黨員占了一半。小區暴雨漬水,他們親自上陣鋪設簡易小路;社區微改造,他們報名成為“社區規劃師”;社區日常巡邏,穿著統一格子服的他們格外亮眼。

3年來,華錦社區先后有235名流動老黨員以這種方式主動站出來,大多分散在29個特色志愿服務隊,發揮著骨干作用。

先成為文藝舞臺的明星,再成為社區治理的主角,已作為服務管理流動老黨員的經驗在全街推廣。“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胡德貴用這首熟悉的歌比喻,“老黨員都有一顆火熱的心,組織創造好環境,就能夠讓流動的種子在新的土地上生根開花”。

從崗位上的黨員到居民中的黨員

“他們說的小事對我們都是大事”

6月14日,69歲的程紅驕傲地帶著一幫老姐妹,參觀所住的寶安花園小區。一塊新建的籃球場干凈明亮,一片被稱為“格格小院”的生態基地綠意盎然。“原來是一個建筑垃圾場,臭了16年。”

干成這件事的,是流動老黨員潘國樑擔任主任的業委會。

64歲的潘國樑是武漢鐵路局退休干部,也是一名轉業軍人。20年前他住進來時,寶安花園還是全市聞名的樣板小區。后來兩家物業扯皮長達10年,小區事務沒人管,居民怨聲載道,甚至堵過馬路。

2015年,業委會改選,潘國樑主動亮明身份:“我是黨員,我來干。”和潘國樑一起組成業委會的,是另外4名流動黨員。他們挨家挨戶征求小區治理意見,建立財務等一系列規章制度,每筆支出都由5人簽字后公開,“每月公示賬務報告”。

去年,寶安花園小區業委會被評為武昌區先進業委會,“有事就找潘國樑”成了居民的口頭禪。

隨著一個又一個流動老黨員主動亮明身份,街道和社區黨組織發現他們中真正“臥虎藏龍”,不乏老戰士、老模范、老專家、老教師、老干部。但這些老黨員和潘國樑一樣,只是把過去的身份和崗位,當作現在為社區居民服務的特長。

76歲的陳振翠,特級教師,“十四大”“十五大”兩屆全國黨代表,獲得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三八紅旗手”等榮譽。在鄂南山區執教36年,退休后來到中央花園小區帶孫子,常年義務做起了社區青少年學校輔導員。

69歲的戴能宏,大學退休老師,組織關系一直在學校。現在是社區“紅袖章”巡邏隊的主力,“從崗位上的黨員到居民中的黨員,一樣是‘守初心、擔使命’”。

宣傳垃圾分類、及時關閉單元門、為問題窨井蓋拍照片……流動老黨員一再強調,“做的都是力所能及的小事”。

“他們所說的小事對我們來說都是大事”,去年夏天起,居民張望賢寫了二三十首快板段子,贊揚這些流動老黨員。

從亮相的黨員到飄揚的旗幟

“我現在離黨越來越近了”

6月15日上午,70歲的杜先虎正在華錦社區服務中心頂樓的小花園澆花做清潔,渾身是汗。

“黨員在人民中生了根,黨的形象就在人民中生了根”,“巧姐姐”志愿服務隊隊員、流動老黨員王慧敏看著杜先虎,深有感觸。

杜先虎家是低保戶,愛人曹望梅雙腿行動不便。節假日,王慧敏常和其他“巧姐姐”到杜家噓寒問暖,前年春節,還親手編織了幾雙棉鞋送過去。

杜先虎言語不多,沒什么感激的話,他的回應是到社區干活。社區“愛之翼”服務隊去義務理發,他跟前跟后搬水擺凳子;社區義務勞動,他踩著專門買的三輪車,運掃把拖工具。

每周二上午,水域天際社區居委會二樓,“政教之聲——黨員干部培訓大課堂”都座無虛席,70人的教室常常要加凳子。授課老師是流動老黨員白秉來。

68歲的白秉來退休前是十堰市市委黨校副校長,隨子女遷居南湖。在一次社區活動中,社區黨委書記希望他發揮所長,做點事,“政教之聲”應運而生。

白秉來不是把大課堂當“一點事”來做,兩年多來,光教案就寫了19本。教案里,黨的理論和時事熱點緊密結合;課堂上,穿插著紅歌、小品和三句半;課余時,還帶著黨員干部參觀紅色教育基地,走到哪講到哪。今年5月上旬,白秉來胃潰瘍發作,住了3天院就帶著8種藥回家備課,“‘掃黑除惡’的專題黨課早都定好了”。

“白老就是一面流動的紅色旗幟”,水域天際社區黨委副書記游紅熟悉不少白秉來的粉絲:一位老人聽了幾次課,自愿簽訂器官捐獻登記表;23歲的社區工作者姜菲燚聽課第二天就交了入黨申請書。

74歲的高維和退休前是一家單位的技術員,“不圖什么”,沒想過入黨的事。這幾年,在幾位流動老黨員的影響下,經常參加社區志愿者服務。6月10日,他鄭重地向華錦社區黨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黨員越為人民做事,我就越想成為其中一員,我現在離黨越來越近了”。


責任編輯:

新聞視界政策解讀房產市場金融

剑侠情缘电子游艺